专家认为资源分配不均是择校本源 应促进均衡

  全国人大常委朱永新:资源分配不均是择校本源

  2010年3月3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小丫跑两会十年民活路 —何时可以 “不择校”?》,以下是节目实录:

  又到了两会召开的日子,从村庄 税费改革,到社保体系建设,从解决看病贵、上学难到改善生态环境,从保护农民工权益到关爱村庄 留守儿童、城市空巢白叟 ,十年跑两会这一路风景,让我亲眼目睹了代表委员们怎么 用一份份提案议案,推进 着社会开展 、民生行进 ,不断提高 着我们的幸福指数。本年 的小丫仍然会继续带着这些民生主题,奔波 在两会上,许多家长现在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孩子的教育,他们四处托情面 找关系,即便 拿出再高额的择校费,也要打破脑袋把孩子送进名校好校。他们为什么不肯 意把孩子送到普通中小学呢?先到北京市的一所小学去看看。

  王小丫:”今天我来到了北京的市中心赵登禹路,在这条路上有一小学,这所小学其实十分 的为难 ,因为它在等候 拆迁,这个等候 现已 等候 五年了,我们去看一下。”

  王小丫:“校长您好,您好,打扰您。孩子们都在上课。”

  校长:“对。”

  韩力校长告诉 我,四根柏小学是个公立小学,建校现已 70多年了,虽然 校园 这几年一直都在等候 搬迁,但她感觉这几年来校园 变化仍是 十分 大。

  王小丫:“这些年来最快乐 的事情是什么?”

  校长:“最快乐 的事,一个是看着校园 在变化,从老师教学上的硬件,教委下了很大力气,投了很多资,每一个 教室都有正投、白板、展台,凡是老师讲课要用的,都配备 齐了,投入了很多资金。”

  韩校长带我来到了孩子们学电脑的机房。

  王小丫:“有几台电脑?”

  微机老师:“35台。”

  王小丫:“35台。”

  校长:“我们这个硬件很好,给我们替换 了好几回 了教委,一次、一次的替换 。”

  王小丫:“就是教委给送过来的,我们看这都是什么电脑?这个核算 机好用吗?孩子。”

  学生:“好用。”

  机房老师:“刚开始是两个孩子一台机器,那个时分 比较困难,现在他们也算是比较相比照 较好的。”

  王小丫:“可以 一个孩子一台机器了。”

  校长:“并且 我们这个更新换代好几回 了,配置仍是 都是比较好的。”王小丫:“好,校长,我们再到其他 教室去看看。”

  王小丫:“现在是在上音乐课,假如 说上舞蹈课的时分 也是在这里吗?”

  音乐老师:“对,是在这里边 。”

  王小丫:“这些椅子放在哪?”

  音乐老师:“这个椅子就能够 摆在两边,然后摆起,摞起来,这里就可所以 个形体教室。”

  王小丫:“我们看到这个房间呢,应该说不会超过50平米,在这里呢,孩子们要承受 声乐教育,同时呢仍是 他们的练功房,比如说有把杆,还有镜子。当然在这样的环境傍边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会有艺术天赋的人才干 够崭露头角 ,但是 我就在想,假如 说这个房子再好一点,这个练功房再大一点,可能有更多的孩子,关于 艺术会更加地感爱好 ,更有利于培育 他们的爱好 喜好 。”

  韩校长告诉 我,这些年,政府关于 校园 教学装置的投入其实不 少,但是 因为校园 面积真实 太小,校舍也比较狭隘 ,很多爱好 课程底子 无法开展,学生们连一个像样的实验室都没有。

  王小丫:“现在校长带我来到了校园 的操场上,这个操场呢,可能从我们的镜头上看进去呢十分 的大,其实十分 的小,小到什么程度呢?我们找来了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然后请她从长方形的最长的这一边,跑到那一头,我们看看要多长时间,来,准备 ,跑。”

  王小丫:“太棒了,孩子跑得快,另外一方面呢,这个操场也真实 是小,她的单程呢是用了六秒的时间,孩子们是六百个孩子都一起使用这样一个操场。”

  校长:“对,是,我们上操的时分 ,全校六百多个学生都下来。”

  王小丫:“校长常常 说看见这个操场,她就感觉到心里头有烦恼。”

  校长:“很拥堵 。”

  王小丫:“很拥堵 。”

  校长:“就是操场太拥堵 ,孩子发挥 不开,因为我们体育器械什么的都没有操场上,因为不能再让体育器械占当地 了。”

  在一楼楼梯间,我看到了这些被打包堆放在一同 的体育器械。

  校长:“但是 有了这个东西吧,我们也是挺为难的,就没有当地 放,应该把它展示出来,有一个专用教室,老师随时可以到那带孩子测试,但是 我们没有一个条件,就只能测试的时分 把它打开,用完的时分 再把它拆了装回去,来年的用的时分 ,我们再把它装上,再拿出来。”

  王小丫:“所以有了设备又添了新的烦恼?”

  校长:“是。”

  韩校长说,除了校舍紧张,她现在最头疼的问题是生源不足。虽然校园 地处北京城区中心,并且 是一所老公立校园 ,但是 ,在这里上学的孩子,只有一半是北京本地的,剩余一半学生是打工子弟。韩校长带我来到了四年级二班。

  王小丫:“现在小丫给咱们提一个问题,是从外地然后跟着爸爸妈妈到北京来上学的孩子举手?哇,那么多孩子都举手了。能告诉 我,你是从哪来的吗?”

  学生:“我是从河南来的。”

  学生:“我是从福建来的。”

  王小丫:“福建来的。”

  学生:“嗯。”

  王小丫:“那你呢?”

  学生:“我是从陕西来的。”

  王小丫:“还有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班上有25个同学是吧,报了什么奥数班,爱好 喜好 班的小朋友举手。都报了?我先问一下,你报的什么班?”

  学生:“我报的英语、核算 机和奥数。”

  王小丫:“你呢?”

  学生:“我没报。”

  王小丫:“你没报,为什么你没报?”

  学生:“我爸爸给我请英语家教。”

  王小丫:“开小灶。”

  李老师:“家长们也都期望 自己的孩子到好一些中学去,所以也基于各方面的考虑吧,一个从孩子综合本质 考虑,一个从小升初考虑,所以呢,孩子们报班的状况 也比较遍及 的。因为这也是无法 的选择,没有方法 。”

  韩校长告诉 我,因为校园 教学条件真实 有限,更多的家长时间 望 孩子能到更好一点的校园 上学,所以这几年,四根柏小学本地生源越来越少。

  校长:“本地学生的减少是北京遍及 的状况 ,但是 呢也有一部分孩子,同时就到名校园 ,择校去了,选择好的校园 去了。一般校园 校长都在愁生源,好的校园 不是愁生源,他是愁接纳不下这么多孩子。所以就呈现 这种(冷热)不均衡的状态了。”

  王小丫:“也有可能就是说好多校园 ,一个班可能有好几十个,乃至 近百个学生。”

  校长:“对,像我们这一般的校园 呢,我们底子 上坚持 在30个左右,好的校园 呢,可能更多一点。”

  韩校长说,正是这些原因,校园 早在5年前就被列为搬迁撤并的对象,不久后,他们将和其它两所公立小学一同 合并。

  华师大教授周洪宇:将针对教育资源问题谏言献策

  王小丫:“那关于 教育资源均衡这个问题上,您有什么建议?”

  校长:“也不是一个很好解决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就是说,应该是各个校园 资源什么的,都是应该是均衡的,但是 现在客观上可能达不到。”

  其实苦恼的不只 仅是韩校长,我们了解到,最近几年来,北京市因为生源紧张、教育质量、校园 规模等原因被撤并或停办的普通中小校园 有近1000所,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扩展 ;而与此同时,跟着 择校问题的愈演愈烈,“重点校园 挤破了头,普通校园 招不到生”的南北极 分化的现象越来越严峻 ,由择校衍生出的各种各样的课外培训班也是火爆异常。

  在北京翠微路的一处培训报名点,我们随机采访了来这里为孩子报班的家长们。

  家长:“有一个作文的,有英语的,有奥数的,但是 其他的还有。”

  家长:“报了三个班。”

  家长:“报一个奥数班,数学奥数,他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

  小孩:“听我妈妈说,好象是我们班悉数 人都好象报的奥数,老师发给我妈妈信息,我才报的这个班的。”

  在这家培训报名点,我碰到来这里报班的孙先生和他8岁的儿子。

  孙先生:“你孩子不懂奥数,你拿不到好成果 ,尤其你不懂奥数,上不了好校园 ,就这么简略 。你看就是说我们 都知道的事情,好一点的校园 ,假如 你有奥数的,需过奥数,或者拿过成果 的话,优先进去,咱们不都在走这条小独木桥嘛,越挤越窄。”

  孙先生告诉 我,在现在 优质教育资源相对紧缺的状况 下,要想让孩子上好点的校园 就只能走这条路。

  孙先生:“我们附近 的同事,还有我周边的这些人员,尤其家族 咱们都在攀比,你儿子上什么校园 呢,你在读什么奥数班,学什么英语,暑假期开几个班,学钢琴了没有,小孩的书包越来越重。”

  家长:“我们改变不了这个社会趋势,改变不了咱们都拥过来这个潮流,改变不了,只能是跟着 走,人家怎么办,我们也怎么办吧,是不是,只能这样。”

  其实,城里学生择校的烦恼现已 由来已久。虽然,国家实行了免费义务教育政策,对教育的投入也在逐年添加 ,但是 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状况,要在短时间内得到完全 改变,还需要我们有更多更好的方法 。在这方面,全国有些城市也率先进行了试点。来看看大连的做法。

  大连四中学生家长谢国忠:“有本事的都不在这个校园 ,都择校去了。”

  从孩子一入小学开始,谢国忠就为孩子的小升初问题而烦恼。因为依照 大连市的学区划分,他的孩子只能就读于四中,而这所校园 ,早年 一度是差校园 的代名词。

  大连四中校长郭建军:“四中应该属于教育界的第三世界。抢手 校园 那个时分 大屏幕,班班通,全都现已 上了,电教设备,电脑设备。而我们这样的还在的使用普通的幻灯机,普通的录音机授课。”

  因为教学条件差,四中长时间 面对 着生源不足的问题。

  “2004年招生的时分 ,我们原方案 ,我们正常的生源应该是450人,但是 真正到校报到的只有270人,应该说流失了挨近 200人”。

  不只是学生们不肯 选择四中,老师们也不肯 意来。

  “当时校园 比较单薄 ,应该说有一定的思维 准备,但是 来了之后仍是 觉得在想像之外。班级不及格的同学很多,超过半数以上,并且 有很多考试成果 是在个位数。”

  为了鼓励老师能到四中这样的校园 任教,从2002年开始,大连市出台各类引导政策,至今市内四区现已 有19%的教师完成 了流动。郭建军在被派往较为单薄 的四中任职时,他的行政职务得到了提高 ,老师的工资也比曾经 有了大幅度的增加 。

  “500仍是 600多元,当时可能我们工资也不是很高,也就是刚过1000多元。”

  师资力气 的均衡流动,再加上教育投入对四中这样单薄 校园 的倾斜,短短的几年间,四中的软硬件环境有了大幅提高。

  “我们现在的学生留失状况 最多的时分 一年可能只有20个左右,有的时分 乃至 是不流失。”

  四中的改变只是大连市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开展 过程中的一个缩影。通过 十余年的建设,大连现已 开始 完成 了在城区内办学水平的均衡化。2005年小学六年级择校学生的66%转回到本学区初中校园 ,这一数据在2006年上升到72%,2007年上升到77%,2008年达到80%。

  “在广义上,整个全大连市的村庄 塾 校和城市校园 办学水平也是有比较大的差异的。也就是=说义务教育均衡开展 ,在全域内的开展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路还很长。”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前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明 ,国家中长时间 教育改革和开展 规划纲要的一项重要方针 就是要底子 完成 区域内均衡开展 ,以此削弱“择校”的动力。怎么才干 有更多更好的方法 打破择校怪圈,每一个 孩子都能承受 公平的教育?

  在北京和大连的校园 感受城市义务教育十年来巨大的变化,而像择校费、奥数风这些问题,则反映出了当时 教育资源仍然存在失衡的状况 。其真实 曾经 的十年间,作为民生重要领域的教育问题,现已 取得了巨大行进 ,而这些行进 的背后,正是许多代表委员一份又一份的提案议案的坚持,使得“上得起学和上好学”梦想一步步变成现实。

  他叫周洪宇,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告诉 我,2003年,他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分组评论 时,就给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递交了一份有关义务教育应该免费的书面建议。

  周洪宇:“咱们都说话 很踊跃,我就想说话 没成,我就把建议面交给他,总理看了之后,说代表的建议很好,提的问题确实很重要,很及时,我们会带回去研讨 的。”

  周洪宇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建议中的主要内容,竟然在三年之后就逐骤变 为了现实。2006年,“义务教育全面归入 财务 保障规模 ”被写进了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当年,在西部村庄 率先施行 改革的区域 ,义务教育不只 革除 了学杂费,还实行了补助寄宿生日子 费、免费提供教科书等政策。这与周洪宇在2006年两会时提出革除 学生教科书费的建议不谋而合。

  周洪宇:“我主要是感觉到义务教育免费呢,它就像工作它需要不断地推进,需要不断把义务教育免费的规模 要明晰,不能仅仅是在膏火 和杂费,应该包括教科书费。那么这样呢,不只 是村庄 还应该包括城市,所以每一年我都会依据 义务教育免费施行 进展的状况 ,提出一些新的定见 和建议,期望 通过每一年的呼吁呢,来争夺 更多人的注重 ,引起国家对这个问题更大地注重 。”

  周洪宇告诉 我们,也许是机缘巧合,从2003年到2008年,每一年 的两会,他都提出了免费义务教育的议案。而国家有关义务教育免费的政策,也继而陆续出台。2007年,政府在全国规模 内革除 了村庄 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并为贫困家庭学生提供免费教科书、补助寄宿生日子 费。2008年秋季学期起,政府又全面革除 了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义务教育阶段“两免一补”政策从此掩盖 全国。

  周洪宇:“这项工作做的十分 好,也是深得民心,体现了执政党治党为国的新的执政理念。”

  在施行 免费义务教育的同时,国家这些年关于 教育的投入也在大幅添加 。从2000年到2008年,国家对教育的投入由3849亿元提高到了14500亿元,增加 了近4倍。2008年,财务 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达也到前史 最高的3.48%。但是 ,教育投入不足的问题仍然 存在,1993年就提出的教育投入占GDP4%的方针 仍然没有完成 。

  蔡克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地质大学副校长,他现已 接连 三届担任了教育届其他 政协委员。2008年,蔡克勤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完成 教育投入占GDP4%方针 》提案,蔡克勤说以现在国家的综合实力,完成 这一方针 其实并责难 事。

  蔡克勤:“因为我们人均的GDP现已 超过2千美元,现在现已 超过3千美元了,我们现在综合国力现已 进入世界第三强了,因此我认为这个方针 应该是可以达到的,所以我也诚恳 的期望 政府可以 早日的兑现这个承诺 ,使我们的教育相貌 有一个更可喜的一个变化。蔡克勤:我觉得现在提出来4%这个方针 应该说不是一个高方针 ,从中国的久远 开展 看,我们将来的教育投入应该是远远高于4%的。”

  2月28号,教育部发布了《国家中长时间 教育改革与开展 规划纲要》(征求定见 稿),教育部长袁贵仁在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在2012年完成 教育投入占GDP4%的方针 。

  教育部长袁贵仁:“曾经 我们投入主要是开展 ,到了现在这种程度,假如 依照 本来 的模式和体制,我们加大投入,可能是因小失大 ,我们需要用新的体制推进我们事业的开展 ,因此改革也需要加大投入来促进教育事业的科学开展 。”

  2006年,择校费等等这些教育乱收费,早年 是很多家庭的沉重担负 ,择校问题同样成 为影响教育公平开展 的恶疾 ,那一年,有很多两会代表提出了要完全 取缔择校费。那么在2007年呢,北京、安徽等地,就陆续出台政策,禁止校园 收取任何形式的择校费。不过,这次采访的时分 ,家长告诉 我,他们的教育担负 并没有减轻,现在,用在择校和培优上的费用仍然不少,孩子教育仍然 是很多家庭最大的开销 之一。

  家长:“就光是课外这个辅导就得一万多。”

  家长:“均匀 我觉得也得在两万块钱左右,至少两万块钱。”

  家长:“你说你不报又不成,肯定就不成,你眼看着别人 一点一点往前走,你不能在这坐着,计无所出,只能是报。”

  家长:“其实我觉得也是很无法 的一种事情。”

  周洪宇代表和蔡克勤委员告诉 我,要根绝 择校和培优这些现象,要害 是解决城市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问题,本年 的两会上,他们将继续针对教育资源配置问题谏言献策,寻求解决之道。

  周洪宇:“要解决这个问题呢,就是要实行教育均衡开展 的政策,取缔曾经 过火 向一些条件比较好的校园 倾斜的一些政策、措施,包括经费投入,咱们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完全赖 自己的办学理念,办学传统,靠自己的来进行竞争。在这个没有解决之前,当然择校热不会消退。”

  蔡克勤:“恐怕是要慢慢减火,要害 在于单薄 项目,在差距不大了,那么这个也没有太大选择的那个了必要性的了,这(火)就慢慢就撤下来了,但是 这个现象我们一定要批判 ,不能再滋长 了,现在现已 对家长对孩子发生 很多不良影响了。”

  择校费、奥数风,这些年让无数的孩子和家长不堪重负。虽然 义务教育阶段取缔了学杂费,也推广 了就近入学的原则 ,但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状况还较为遍及 。没有一个家长情愿 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他们只能跟着不谐和 的音符,疲于敷衍 。教育公平和均衡开展 什么时分 才干 消除这些成长 的烦恼?我们来听听代表委员们的最新观念 。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本源 就是从八十时代 开始,我们一直推进的是一条功率 优先的教育开展 路途 。国家对教育的投入更多的是给了那些重点校园 ,好的校园 ,在很大程度上形成 了好校园 和差校园 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朱永新,全国人大常委,中国教育协会副会长。在朱永新看来,当时 中国择校问题盛行的症结就在于,教育资源长时间 分配不均衡形成 的校园 之间的巨大差距,而差距则必定 形成 选择。

  “最底子 的仍是 政府仍是 应该缩小差距。从国际的常规 来看,公办校园 应该是提供相对对等 的、尽可能优质的、面向所有老群众 的底子 教育。所以所有校园 ,很多国家很多区域有规则 ,所有校园 建得都一样、配置都一样,教师相对流动、教师的配备 一样。所以说一个孩子无论进哪一个 校园 ,都是遭到 底子 一样的教育,但是 我们现在不是这样的。”

  以北京为例,据统计,2006年共有236所公办高中方案 招收择校生6943人。依照 这个数字,以北京规则 高中每人3万元择校费上限核算 ,仅2006年,北京择校生开销 择校费用近2.1亿元。那么现阶段,怎么 才干 做到减少校园 之间的差距,从而最大限度达到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呢。

  “两个途径,第一加大政府公共财务 对教育的投入,要满足校园 底子 的费用,同时投入应均等化。第二,对所有的教育收费,完全 和校园 脱钩。”

  北京师范大学曾对北京市中小学择校问题打开 专题调研,其间 75%的校长表明 ,发生 择校费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满足学生承受 优质教育或特殊教育的愿望。但朱永新认为,这不该 成为公立校园 收取择校费的理由。

  “我们很多收费还没有完全规范,因为规则 不允许收择校费,但是 自愿撑持教育的赞助费是可以的,所以很多校园 就用这样的名义。”

  另外一 方面朱永新表明 ,组建教育集团,以优带劣的绑缚 式开展 模式,也可能成为短时间 内我国解决择校问题的一条现实途径 。

  “委托管理的形式,就是政府把一些单薄 校园 ,委托给民营的教育公司去管理,那么我们可能很难这么做,但是 可以采纳 把差校园 委托给优秀校园 去做。这样的方式组建一体化的教育集团。校长可以把他的优秀的教师、优秀的主干 派到他管理的另外一个差的校园 去。两三年的时间就能够 提供品质。”(执行主编:庄严编导:盛情丁高波王星灿摄像:刘勋贡存樊建恩 李培徐胜沈焱) (来历 :央视《经济半小时》)